對話 1-关于 手绘动画、艺术考试与画室经营 的对话

2013年3月26日午后2:20~3:50

北京柳芳家中

同小学同学张然(本科 北京物资学院 英语 2011;研究生 清华美术学院 手绘动画 2014)及其男友孙逊

 

关于 手绘动画、艺术考试与画室经营 的对话

 

张然(以下简称“张”):最近我要做毕业设计了,在到处寻找灵感和素材来源,你是咱们小学最博学的,读过那麽多书,因此想同你来聊聊。

邓:妳怎麽学着学着从英语转到美术去了?

张:还是对美术更感兴趣吧。英语学了半天也没有应用的机会,没出国用过,也慢慢生疏了。当时报考清华美院,我家裡就给联繫了一个朋友的画室──画室就是培训艺术考生的地方--就是我男朋友这家。他就教了我十几次素描,每次都一两个小时吧,很认真的。我们也就好上了。

邓:妳是学手绘动画,这具体是什麽概念?一张一张地画出来动画吗?

张:对的就得一帧一帧画,一秒钟24帧,你口算快,比如我做个10分钟动画得画多少张?

邓:那得画⋯⋯14 400张⋯⋯哇!

张:我就说他口算很厉害吧,小时候就是这样,我跟他做过同桌,算数这叫一个快。

孙逊(以下简称“孙”):是啊张然老是说起你,聪明且非常博学,今天算是见到了。

邓:承蒙夸奖。毕业设计具体打算怎麽做?

张:我是想用圆形作为一个线索,所有的东西都是圆的,不断变换在十分钟的时间吧体现出我的一生。不知道你对八卦啊周易啊这些是不是瞭解,可否给我讲讲──今天很想来汲取一些灵感。

邓:唔⋯⋯也不怎麽懂。妳心裡有没什麽具体的想法?

张:我想好的一些场景我先跟你说说吧:从出生开始,人是倒着出来的嘛,被提起来、睁开眼睛、圆形的视角裡看见了医生和蔼的脸庞,被放秤盘上,錶盘上读出了重量──这些也都是圆的。从我爸的眼镜儿裡,反射出来一个小小的我。然后咔嚓一顿,这裡有一张我出生的照片做纪念。然后我就喝奶,捧着妈妈的乳房这也是圆的,然后突然就没奶喝了我就着急、伸出手来竟然还抓袜子啃,再长大点儿,就被放在手推车裡出去逛。到了一岁的生日,买了蛋糕,来不及等着切我就啃了上去,结果一脸上花──咔嚓一顿,又是一张照片,这时候片子上就出现文字了,告诉大家这个动画的主题,就是我这一辈子。在这之前我都没有记忆,是根据别人的复述知道自己小时候的样子。之后,那就是我自己主宰的生活了。

邓:妳刚才说的这部分,大概佔片子总长度的多大比例?

张:五分之一吧。人随着长大,这个场景是越来越快的。刚才说这个吃蛋糕的场景可能有个十秒钟,但越往后看,每个十秒或许就包含了越多的镜头。一个长大了的场景我也大概构思好了,就是大手握着方向盘、我男朋友他在开车,我坐在副驾驶上、亲吻了他,然后再看自己的肚子就大了起来,再看后座上,我的小宝宝已经安然坐在婴儿椅裡了,回到驾驶座,小手握着方向盘、这是我在开车,送宝贝儿去上幼儿园。这麽几年的事情,这一个镜头就带过了。

邓:喔!听上去眼前就好像浮现出这样的画面、真的很生动啊。

张:再过一会儿、看自己就坐在轮椅上了,人到了迟暮之年。然后患病到了病房,也是在有圆形轮子的病床和手术台上。实际上我这个灵感来源于我在清华骑自行车,就意识到从小到老我们在各种车儿上──婴儿车,自行车,汽车,最后到轮椅、病床⋯⋯圆形就是一个抽象的载体,成为讲述这个故事的线索,本身生命就是一个轮回嘛。

邓:我是有这麽一个建议,妳在寻求瞭解阴阳啊易经这类,大约是想给圆形的东西找一个精神上的象徵。我建议去天坛转转,整体的设计体现了「天圆地方」──中国古朴的宇宙观,祈年殿和圜丘这些建筑和周边环境的设计都藴涵着「高、圆、清」的理念和深刻的哲学思想。也许看过之后能有一些啓发。还有呢,我是觉得这个片子裡人的成长一定不能太顺咯,人生这一辈子,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就是五种不同口味的菜放在桌子上,你可以先吃红色的这盘,在一个红色的打底背景下风风火火热辣地成就一个事业,但也有绿色的苦口良药在人生的哪个片段等候给予你一些身心的慰藉。虽然不一定非要出现悲剧,但跌宕起伏的故事通常更能很打动人。

邓:另外我想说,这个创意真的很好,真的很羡慕你们,能够拿起画笔,有想法随时就能画出来,尽抒胸臆。

孙:你说话语速真是好快!

张:嗯,这个五味俱全很有啓发。(掏出手机记下来)

孙:另外呢,这样的片子做起来不容易,在动画裡算是奢侈品了,但给人的感觉和电脑动画很不一样,由于你画的时候每张和每张线条都有位置、粗细等等的差异,所以放起来一跳一跳的、更有动感,有独特的感染力。不过比较好的这方面片子,十分钟到一刻钟就得创作个几年,比如《木摇椅》,一个惹起很多森林乡村裡居住的加拿大人的共鸣的片子,创作了四年,还有《丹麦诗人》、《父与女》、《平衡》等都是很不错的片子,你可以找来看看。构思、绘画几年,分文不进,所以是个投入很大的活儿。

邓:很有一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感觉。经年打磨,在十分钟内给人以深刻的震撼,我一定要找来这些片子好好看看。

孙:而且这些片子往往艺术性很强,又带有创作者很深的对于生活、对于社会的思考在裡边,且大多数不是商业性质的片子,因此最后一般只在电影节上有机会给大家看到。我们在来广营就有个工作室,我也是学动画的,我们一起来做。她这个「圆形」的「我的一生」,因为明年就毕业了,只有一年的时间完成,时间相对比较仓促,只能算是毕业设计、交差的活儿。

孙:这些片子也很难挣钱,实际上在中国,出漫画都不挣钱,第一次印一般就几千册,如果受欢迎立刻就盗版满天飞了。韩寒那种畅销书,出个十几万册的还行。所以搞纯艺术的养活自己也是个问题。

张:所以为了养活我们工作室的艺术创作,他在工作室的楼下租了房子、开了间画室,培训艺考的学生来挣些钱。

邓:「画室」是用来培训艺考学生的啊!听起来我以为就像「工作室」那样是进行创作的地方。

张:对,你可能把「画室」和「画廊」两个概念搞溷了。艺考的学生非常多,他们需要有专业的培训,北京有千家画室呢,我们这个画室他弄了几年、经营得还不错,能排到前一百了。

邓:你们是有多大的规模、什麽样的运作方式呢?

张:我们租了两层楼,一年租金六十万吧,十三四间宿舍、都是六人间,寄宿培训七八个月,学费是两万四吧。每年三四月招生、五六月开班,然后艺考大约是一月开始、到三月左右吧。所以现在是招生期,週末我们还要去山西大同,一个合作的画室,他受邀讲素描大课,顺便也看看有没有人对我们感兴趣。我们最近还去了山东淄博。

邓:那你们去人家画室,不是在跟人家抢人嘛?

张:其实没有太直接的竞争,家裡有钱的肯定都会供艺考学生来北京读、毕竟质量更好、与接触更多嘛。我们平常都会搞沙龙,请艺术圈、设计圈裡的人来给学生做讲座。也会有外出活动,写生啊烧烤啊我们都搞过。你有空也来给我们做讲座吧,励志的那种,告诉大家可以坚持选择自己愿意走的道路──来我们这裡的不仅有想纯搞艺术的、也有想读书的。

邓:励志我讲不太来,妳要是说侃侃地理啊地图啊旅行啊我没准儿能说上两句。

张:那也可以啊!我们办培训的宗旨就是不能把道路给人家封死,我们这裡难不成有人就受到激励想去学习地理、出门或做环保或旅行的呢,都有可能。

邓:我在想,搞艺术和读书用的应该不是一套思维吧,是不是很难同时做好?

孙:我们这种培训实际上是「实用美术」的培训,而不是艺术家的培训。真正的艺术家更多靠天资、而不是手把手教出来的。实用美术是可以学出来的,只要有那麽一点儿天分和兴趣,我就可以辅导你学设计、学绘画,按步就班的做,出来的人呢,满足一般商业裡的平面设计和美术的职缺是没问题的。

张:但是也有很多艺校学生出来找不到什麽工作的,就开画室教人画画了哈哈。但我们发现,在培训班裡,往往学文化课成绩好的,他学这些素描、速写、色彩这些考试科目也相对学得好,不讲艺术创作、只讲实用美术的话,需要的更多是「学习能力」,这是相通的。

邓:你们培训班还教文化课?

张:不,但我们进来会提交文化课成绩。我们只教专业课,春天艺考考完了以后再回去自己补习文化课准备六月份的高考。

邓:艺考和高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关係?

孙:如果你艺考通过了,会发给你一个证,高考考同样的学校,你就有很大的降分优惠──比如清华,别人需要六百多分,你四百来分就可以了。今天我们还刚刚得到消息,一个学员得到北工大的降分优惠了。不过我们大多数学生都是考到外地,二本的居多。也有拔尖的,或三本和专科的,不是很多。

邓:这个考试除了必选的基本功科目,素描、速写、色彩外,有没有专业科目,比如我学油画的?

孙:「版油凋壁」,版画、油画、凋塑和壁画,喔还有国画,这五种,在美术艺考裡可以选的。

邓:还有壁画?

孙:主要是指壁画修复,针对像敦煌壁画啊那些,学得还挺杂的。

邓:那这些考试都是主观判分了吧,没有客观题,就一个题目画出来让评委审判?

孙:是的,三个小时,就一个给定题目进行创作。然后所有人的作品摆在一起,评委一来,很快的就圈定这张这张那张那张,就录了,剩下的就淘汰了。每个人的作品平均只有几秒时间被评委「把眼」。有时候也许不是很公平,比如你的作品可能很好、但第一印象不突出,海选就没过。

邓:和高考一样,也是一座独木桥啊,竞争蛮残酷的。你们画室有几个人?收入怎样?

孙:现在除了我还有两个老师,三个人一起我们教课。年景好一年收入六十万,但搞不好也都赔进去也不是没可能。我逐渐想抽身出来不教课了、专门做管理。可是协调人事还是挺大的一个问题,你说该怎样又跟人处好关係、在谈钱的时候还又觉得很自然呢?

邓:我也碰到过类似的问题,有个学问叫《组织行为学》,就专门研究这个。我读了书,不过碰到这样问题的时候,我还是不会处理、失败了。

张:你就是读书太多了,也该多走出去跟人交流,实践还是很重要的。咱们小学同学也都很有意思,多和他们聚聚聊聊,朱昊总是在路上旅行,刘婷婷搞服装外贸,张依伊在做牙医,和他们交流对我们都有啓发。我前些天还在约朱昊,不过时间一直没对上。

邓:你说的非常对,尤其是与不同圈子的人交流、更会受益颇丰。实际上妳来找我寻求毕业设计的灵感我就很惊讶,我觉得艺术家也是这样,得多跟人聊,积累素材,不能闭门造车,嗯。有空我想带我女朋友去参观下你们的画室,多向你们学习。

张:好,我们吃亏就在于没读书,所以我们还是很互补的。我觉得中国人的好处就在于很抱团,这样互有所长的人能结合起一个团队,能力就会很强。你有空看看刚才提到的那几个片子,另外还有《猫回来了》、《种树人》、《大水河》等等,都是奥斯卡最佳短片,网上还有很多。然后有啥好的创意及时反馈给我,然后出现在我的片子裡边,哈哈。老同学咱们得多保持联繫。我还记得你小时候呢,就要给我们开银行帐户,你有多少钱我有多少之类的,还能画出打印体的数字,我那时候可画不出来,觉得很厉害。

邓:你这个记性也太好了,我都不记得了。

孙:她就是远期记忆能力特别强,老给我叨咕你们小学的事儿,我也特佩服。

张:呵呵其实小学同学都没怎麽变样,由小可以看到老嘛,比如我咱们那时候食堂伙食好,我小时候不挑食,现在就长得高,他吃东西挑这挑那的,就长得不高。

邓:咱们那时候伙食是很好,还有加餐呢,上午和下午课间的时候,一杯豆浆、一个艾窝窝,营养是很足的。

张:嗯对,大豆工程。

邓:妳男朋友是沈阳人,妳带人吃过北京小吃吗?艾窝窝什麽的。

张:驴打滚吃过,艾窝窝还没有。

邓:所以你们那个动画裡还可以有这麽一个场景,他盯着糖葫芦仔细看,这是什麽,糖葫芦表面的冰糖上反射出一张傻呵呵的脸。不过哥们儿认识你很高兴,有机会去你的画室。我们多保持联繫!

孙:好的!保持联繫。

廣告
本篇發表於 Uncategorized。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